当前位置:巴中文艺网 >> 文学 >> 小说 >> 正文

涅磐

2014年09月25日作者:程诗 来源:巴中市文联 浏览:17749次

  华美的红盖头,精致的新衣裳,沿途风风光光的唢呐声和密密麻麻、水泄不通的围观群众……有时想起自己竟被一列喜气洋洋的迎亲队伍八抬大轿抬往范家,佟雨嫣便甚为安慰。作为一个在革命的熊熊烈火中溃不成形的清末贵族家庭的一员,她对未来已经没有了选择的权利,或者可以说,从生下来那一刻起就没有。有什么呢?虽然她以前是金枝玉叶、名门闺秀,却无时无刻不在遵守严苛的封建教条,从穿衣到走路,从举止到谈吐,从生活到婚姻。要不是家庭的没落让她从千金小姐的高位,屈尊降贵成为一钱不值的穷人家,为了爹娘和兄弟的生活需要才被迫以卖给范家大老爷范宗瑞作二姨太,她也许早就和他们为她指定的那位纨绔子弟成亲了。

  所以,她实在不能分辨革命带给她的是好还是坏。

  佟雨嫣坐在葡萄藤架下面的石凳上回想在新处所里度过的十几天生活。

  其实,范宗瑞还算是真心对她的。如若不是,他怎么会为了一个无名小卒大动干戈,为了娶个姨太太闹得满城风雨,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再说了,这些天来他又是如此厚待她。

  她心中确乎有些许感动。似乎该满足了,作为一个女人,能够嫁到范家这样的大户人家,又有范老爷的怜香惜玉,此生还有何求?但感动过后,之中难以言说的失落又浮上她的心头。

  正在胡思乱想之际,贴身丫鬟喜闻走过来告诉她饭菜都备好了。

  她站起来,裹着旗袍的曼妙身体缓步向前移动。她还是有些不习惯这种穿衣风格,脖子露出太多,腿也露出太多,光秃秃地晾在外面,很不自在。但范宗瑞说了,多穿穿就好。她便不再有异议。不光是衣服,那双从布帛的缠裹中分离出的三寸金莲也不习惯。此刻,它们就在一双绣以牡丹的青缎子绣花鞋的保护下向前蠕动。失去紧紧缠绕的桎梏以后,走起路来倒有些磕磕绊绊,反而不习惯了。

  十六岁的佟雨嫣不算美丽,但全身上下透着一种特别的清秀。她就像是流动的清泉,纯净透亮。或许正是如此,范宗瑞才会对她格外留意。

  进饭厅的时候,大家都已围着饭桌坐齐了,只差她一个人。她赶紧加快脚步,挨着范宗瑞身边坐下。

  范宗瑞已经四十出头了,平常总是一副安静祥和的表情,穿着青布长衫,大拇指上总是戴着一枚圆形玉戒指。虽然相貌并不出众,他的身份却让许多上海滩的黎民百姓闻风丧胆。在日益猖獗的黑帮派系中,他所领导的黑山帮占据了大上海的大半江山。从一个默默无闻的街头小瘪三,到今天发号施令的黑帮大佬,不光是靠了他在流氓社会练就的巧妙手段,更要感激这个时代。为帝国主义效劳让他终于迎来了发家的一天,和列强的利益勾结更让他一手承包了日租界内烟、赌两项特种事业,从而稳坐龙头老大。

  他旁边是大姨太乔思云,美好的容颜早已离她而去,只剩下富态的身材,令她总能给人带来良好的第一印象。幸好苍天眷顾,晚来得子使她母凭子贵,在范家有了一定地位。她九岁的儿子范旭在一旁干巴巴地瞪着饭菜,嘴角都要淌下口水了。

  佟雨嫣歉意地望着范宗瑞,他却对她报以和蔼的微笑。

  吃饭时,乔思云闪动着眼睛,一边往佟雨嫣碗里夹菜,一边妹妹的叫个不停,连儿子范旭都晾在了一边。

  佟雨嫣也给范旭夹菜,看着那孩子吃饭时狼吞虎咽的模样,心里羡慕不已。

  范宗瑞突然开口了,说要给她们介绍一个人。只听他叫了一声“顾南烽”,一个身着黑色风衣、头戴圆顶礼帽的年轻男人就突兀地出现在了大家面前。帽檐边角下露出一张有棱有角的脸,浓黑的剑眉之下,锐利的双眼竟给人一种可以依傍、信任的奇妙感觉。

  范宗瑞说,这个男人叫顾南烽,是他老乡的儿子,为他做事一段时间了,最近已经开始接管、经营他所有的赌场。说到这,他又特意强调了一下说,他把顾南烽当兄弟一样看待,没有上下之分,所以,范家的人也不得把顾南烽当做外人。说话中,他不时向顾南烽投去赞赏的目光。

  他又向顾南烽介绍了他的两个姨太太和一个儿子,顾南烽只是礼节性的问候,没有多加言语。

  顾南烽再次谢过范宗瑞的信任,便起身要告辞,却拗不过范老爷的盛情留下来吃饭。他伸出因握枪而磨出粗茧的手正要去拿碗筷时,手下四水快步跑进屋内,紧张而慌乱的附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听罢,他立马起身向范宗瑞告辞,说赌场有意外情况需要他处理,改日再来府上拜访。得到范宗瑞的允许后,便疾风闪电似的消失在了门口。

  佟雨嫣一动不动望着他离去的地方。

  连续几日的午后,佟雨嫣都坐在院子里晒太阳。眼睛在柔和的光照之中微眯着,手肘支撑在圆桌上,扶住小巧的脑袋,脸直直地对着阳光。这几天不知怎么回事,天气异常美好,晴空万里,仿佛大自然在书写一首动人的诗歌。每当这时,她就有一种疯狂的想法,想独自一人登上山顶,远望深山老林里依稀看得清的亭子,尽情畅快地吟诵从心底飘出来的句子。那些句子,或长,或短,或婉约,或绮丽,虽不成行,却全是她自个儿的情感,是她发自肺腑的倾吐和歌唱。

  她渐渐睁开眼,清晰的狂想变成朦朦胧胧的现实景象,圆桌上靠近她的位置方方正正地摆了一本《女儿经》。也不是范宗瑞不让她看其它书,只不过……

  她把书拿在手上翻了翻,这本唯一可看的书已经被她翻破了书页,显得皱皱巴巴,有一页纸还被不小心扯掉了,松松垮垮地夹在里面。

  一阵温柔的清风拂过,从书中带走了那张不紧凑的纸页。纸页在风的带领下离开她,乘着风儿轻盈旋转,向远方飞去。风和纸页的浪漫情调竟让她看得入了迷。她不忍心拆散这对情人,她只是安静地坐在那儿,目光追逐着它们的身影,眸子里满是钦慕。

  风渐渐弱了,淡了,最终停了下来。纸页离开它的怀抱,带着窸窸窣窣的声音贴上地面,打了几个滚,在风儿所剩无几的力量之下又往前扑腾了一小段距离,靠在一双锃亮的黑皮鞋上静止不动了。

  她的目光沿着黑皮鞋从下向上扫过,不禁为之一震。顾南烽正靠着廊柱笔直地站在那儿盯着她看。他还是穿着那身黑色的衣装,像依附于一个深色的躯壳,以隐藏自己真实的内心世界。

  她不觉脸上泛出红晕,只见他弯腰拾起脚边的纸页,看了看,又皱皱眉,朝她走来。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主办:巴中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版权所有:巴中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巴中市江北大道档案馆5楼  联系电话:0827-5281707  稿件投递邮箱:495009739@qq.com  蜀ICP备140074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