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巴中文艺网 >> 文学 >> 小说 >> 正文

虚幻的真相

2014年09月25日作者:扎西才让 来源:巴中市文联 浏览:20991次

  一、引子

 

  好多年前的某一天,藏族女孩格桑卓玛登上羚城中等师范学校豪华宽大的演讲台,向密集在学校礼堂里的近千名同学发表主题为“延安精神”的演讲。这是这所学校文艺表演史上一个颇有回忆价值的时刻,它标志着这所有着60年辉煌历史的新的演讲者的诞生。

  现在想来,那是羚城中等师范学校为了庆祝“七一”建党节而举办的一次全校性的演讲活动。那天晚上,一年级学生格桑卓玛以其出众的形象、深情的表达和娴熟的演讲技能脱颖而出,使得在场的师生感受到了口头语言与肢体语言巧妙相结合所产生的无与伦比的美。在格桑卓玛演讲的过程中,台下担任评委的语文老师杨晓东神情显得格外紧张。演讲之前的一段时间,他自愿担任了格桑卓玛的演讲指导老师。由于担心,他总是情不自禁地将笔杆咬在嘴里,悄悄地替格桑卓玛捏着一把汗。他旁边的老校长正襟危坐,目不斜视,面无表情地观察着演讲者。演讲台上,灯光暖暖地照在格桑卓玛的身上,使穿着一袭红裙的她显得格外美丽,格外神圣。

  三天后,在学校中院的宣传橱窗栏里,贴出了格桑卓玛和其他选手演讲时的个人风采照。格桑卓玛的那一张被摄影师处理得格外成功:她以一个青春的演讲者的形象,沐浴在温柔的光线里,深情地诉说着过去的岁月,坚毅地宣扬着一个时代的精神。个人风采照的旁边,配有评委工作照,照片中的核心人物老校长一脸严肃,那种神态令人发笑。而身边作陪的杨晓东老师却仪表非凡,神采飞扬。这两个对比过于鲜明的形象,使画面产生了一种诙谐,一种趣味,给羚城中等师范学校的师生们平添了一个可供闲谈的话题。

  四年之后,杨晓东被指控犯有强奸少女罪而被判刑。起诉人就是格桑卓玛。在法庭上,她以愤怒而怨恨的口吻指责杨晓东在她过去四年的师范读书时间里给她的肉体和精神上带来了巨大伤害。从此以后,格桑卓玛和杨晓东就始终链在一块了,她处在前台,再也不被温柔的灯光所沐照;而他被置在她的身后,遭受着更多人的谩骂与谴责。

  格桑卓玛对杨晓东的指控,就是学生对老师的指控。从此,杨晓东留给别人最鲜明的形象,是一个道德败坏、色欲熏天的伪君子。这个形象像一枚钉子,深深地没入羚城中等师范学校的校园生活里,成为它发展历史中永远的疼痛。

  二、约定

 

  对于出狱之后的杨晓东来说,爱与恨的斗争其实就是真相与假象的斗争。

  他对朋友们诉说:他的牢狱之灾源于一场有意的陷害。他告诉朋友们,你们了解的一切都是假象,我与格桑卓玛之间发生的种种事情,其实也许并不像格桑卓玛所说的那样。他说,时隔多年后,愤怒的波涛已经平息。但我想当面去问问她,究竟她为什么要破釜沉舟地走到这一步?

  他出狱后的第二天,就去找老校长。老校长坐在宽大的办公室里接见他,窗外,是羚城夏天令人焦躁的热浪。

  他忐忑不安地说明了自己的来意。老校长从玳瑁眼镜后仔细审视了对方一会,很严肃地告诉他:去教育局问问吧,我估计你已经永远失去教师这种职业了。

  事实果真如此。试想,一个强奸犯,从此哪有资格跻身于教师队伍?谁又愿意给一个罪犯买单?迫于生计,他去一个工地找活干。他的运气不错,碰到了一个低空卸砖的岗位。干了一个多小时,他觉得头晕目眩,朝下一看,顿时失去了平衡,摔了下去。最初伤势好像很严重,但是后来发现不过是一般的腿伤,他就怡然自得起来,在心里说,现在可以请假去做那件一直想做的事情了。

  和以前不同的是,他再也不会因为顾及面子而愿意失去更多有价值的东西了。牢狱生活使他和他的朋友们在做人处事上有了鲜明的不同。他已经领受了法律对他发出的警告之声,也体验了法官和公众眼中的正义的力量。他决定在不违反国家法律的前提下,向格桑卓玛展开自己的求道之路。求什么道?求“为何如此”之道。在狱中,他曾经给她写过大量的信件,虽然没有一丝回音,但那些信件的存在可以证明他对事情的真相始终存在着质疑。他想,不管怎样,一定要问出个所以然。如果仍然问不出什么,那么,他将索回那些记录着他的种种秘密和情感的信件。

  不过,他想做的首先还是如何联系格桑卓玛的问题。听说格桑卓玛将他送进监狱后,就离开了羚城。他几经周折才搞到了她的联系电话。他给她打电话,可是没有打通。此后整整四天他都在浪费时间。好不容易把电话打通了,她答应可以见他,但地点由她来定。

  地点定在了卓县大桥旁的洮水茶楼里,约定的时间是三天后的下午三时。

  他焦急地等了两天。第三天上午,他提了个简易旅行包,拖着伤腿很不灵便地上了前往卓县的客车

  三、相依

 

  自从格桑卓玛的演讲意外地得到巨大成功之后,杨晓东就和她走得越来越近了。他定期地把她叫到办公室,以一个语文老师的身份,传授给她演讲、朗诵、主持的技能。他想把她有意识地培养为羚城中等师范学校新一代演讲者和主持人中的佼佼者。

  杨晓东的行为,给格桑卓玛带来了难题。这个羞涩、小巧而聪颖的姑娘,不知该如何处理这个新出现的问题。她年方二八,正对异性充满着朦胧的渴望之情,但她没想到闯入她的情感世界的第一个人,竟是她的语文老师杨晓东。刚开始,她始终以一个学生的身份出现在杨晓东的面前,接受他给她传授知识与技能的现实。随着时间的推移,她感觉到自己的情感在发生着变化,这变化体现在两各方面:当她接触到杨晓东时,她觉得兴奋、羞涩、紧张;当杨晓东不在她身边时,她觉得寂寞、孤独、绝望。她明白自己已爱上了杨晓东,特别是当别人在她背后指点议论她和杨晓东的事情时,她并不感到愤怒,而是一种自豪,一种羞涩,一种欢乐,一种虽然遥远但似乎仍可伸手触摸的幸福。她希望她对杨晓东的爱情,能够得到发展,在发展的同时,要么无人可知,要么尽人皆知。

  杨晓东也觉察到格桑卓玛的情感变化。他喜欢这个学生,喜欢她的羞涩,小巧和聪颖,更喜欢她的与她的年龄不相称的那种迷蒙的眼神。但他不愿意把自己换位为对方的男朋友,原因不在于他们之间年龄的差距(其实他们之间也相差不了几岁),而在于他们之间被社会安排好的颇为尴尬的关系:他们,一个是老师,一个是学生。人常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师生之间,始终存在着一个界限,一道天然的鸿沟,跨越这条界限,则意味着在情感和伦理上都逾越了这道鸿沟。逾越,意味着乱伦,意味着背叛,意味着异类的诞生。杨晓东不愿看到这样的结果出现,于是,他在给格桑卓玛进行辅导的时候,有意识地使自己与她之间有着一段距离,想把自己在她面前塑造成为一个长辈的形象。但当格桑卓玛微笑着注视他时,他就下意识的躲开她的眼光。这种躲闪行为,使他清楚地认识到,自己又回归成一个哥哥的角色了。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主办:巴中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版权所有:巴中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巴中市江北大道档案馆5楼  联系电话:0827-5281707  稿件投递邮箱:495009739@qq.com  蜀ICP备140074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