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巴中文艺网 >> 戏剧曲艺 >> 作品 >> 正文

钉 子

2014年06月25日作者:佘登科 来源:巴中文艺 浏览:5433次

  钉    子

  编剧:佘登科

 

  时间:现在

 

  地点:大巴山幸福村

 

  人物:黑狗子    30多岁  村民,木匠          简称黑

 

  翠花儿    30多岁  黑之妻              简称翠

 

  张主任    30多岁  村务监督委员会主任  简称张

 

  道具:木板,一张烂桌子,斧子,钉子,铁锤,椅等

 

 

 

  幕起:(王在刨木方,远处传来翠的喊声······)

 

  翠:(手提竹篮,气喘吁吁的)黑狗子,黑狗子·····

 

  黑:你惊风活闪的喊啥子?是不是又遇到啥子新鲜事了?

 

  翠:(边放手里的东西边说)屁的个新鲜事,一哈儿村上有人要来这里,说是啥子现场办公哟,听街上的王二嫂说,干部说我们尽到不搬起走,就是想多熬点儿钱,还把我们定成了钉子户······

 

  黑:(狠狠地一锤敲下去,把翠一惊)啥子?我想钱?钉子户?我·····我都是钉·····(语气一转)老子天生就是个用钉子的,老子就是个钉子户,他把我咋快。

 

  翠:(坐在椅子上,无可奈何的)咋快?里河二边的都搬完了,我看我们不搬要着哟····(稍停)哼!着就着,就不搬,看他们咋快整。

 

  黑:(又使劲的钉钉子)着着着,我就不信哪个邪,以前的拆迁是强制性的股到来,不搬就用推土机把房房抄了,嘿嘿,现在就不得行了。

 

  翠:咋块不得行了?

 

  黑:现在有一个拆迁《条例》,还有一个农村基层干部廉洁履行职责的《规定》,我看哪个还敢股到来,哎呀,给你说这些你也不晓得,我心里有个搭米碗,不像你就只晓得煮饭····

 

  翠:煮饭?那个家里有啥子事都要请我去煮,我的名声瑟比你的名声还大些,你刚才说啥子《条例》、啥子《规定》?耶,看不出来,我们黑狗子还在偷偷儿学政策喃。

 

  黑:快来帮我掌一下脚脚·····

 

  翠:这么旧的桌子还要它做啥?做一张新的嘛,反正出到你手上的喃。(边说边去掌)

 

  黑:你懂狗屁?这桌子是我祖爷留给我爷爷我爷爷留给我爹我爹又把它留给我了,我还准备将来留给我儿子,这叫,叫历史,你懂不?

 

  翠:(摇头、故意的)历史不历史我不懂,这破桌子有啥用嘛·····

 

  黑:(往桌子脚上钉钉子,发现钉偏了)以后你就晓得它的用处了,你掌稳了,我拔出来重新钉。

 

  翠:(使劲抓桌子脚)连颗钉子都整不端正。

 

  黑:1、2、3·····(钉子拔出来了,翠手里拿着桌子脚和黑拿着钉子同时一屁股坐在地上)

 

  翠:哎哟····

 

  (张笑呵呵的上)

 

  张:(玩笑的)黑哥,翠花儿你两口儿坐到地上咋子?

 

  翠:(阴阳怪气)哟,是村务监督委员会的张主任来了嗦·····

 

  (黑听有人说话欲立见是张,不搭理的,张坐在椅子上,掏出烟递给黑)

 

  黑:(语气生硬)不会!

 

  张:(慢慢的坐下)也,我以前还是没把你们哪儿得罪到嘛,咋快一进屋你们就给我脸色看呢?

 

  翠:(看张)我们······

 

  黑:(生气的,使劲敲,打断翠,斜一眼张)看,看,啥子东西那么好看,把钉子盯到起。

 

  张:(笑哈哈地)我今天来就是想听听你们对修水库的意见。

 

  翠:(故意的)意见····意见没得,我们就是想多熬点钱钱(做数钞票的动作)!

 

  张:修水库是造福子孙的好事哦,大家都要积极支持。

 

  黑:(看桌子脚)杂块又钉斜了,掌到,我把它拔出来。

 

  翠:(生气地)你这那里是在修桌子,简直是羞仙人!

 

  张:(有含义的)是呀,没钉好的钉子我们一定要拔出来。

 

  黑:(使劲的拔,激动的)把我当成钉子拔掉,就不得行!(说完使劲一锤敲下去,张、翠一惊)

 

  翠:(责怪的)你发啥子疯?

 

  黑:(拿起木方刨,无奈的)反正他们说我们是钉子,钉子就是我·····

 

  张:(语重心长的)这脚脚不齐就要偏,人心不齐就事难办咯!

 

  翠:人心不齐?我们还不像有的人嘛,见了利益就上,见了困难就让,见了领导就傍,见了我们这些人瑟,就想当头一棒。我,呸哟!

 

  张:翠花儿,我们不是那种人哈,有些话你莫听些风言风语的·····

 

  黑:(边刨边说)乱说?钉子偏了拔了重钉,民心失了就难以归正·····

 

  张:(不解的)——黑哥,你啥意思?我可是你们选出来的哦,这几年村上修路我们要现场监督、评定低保我们要现场监督、灾后农房重建我们要户户见面……

 

  翠:是到是……

 

  张:这个水库是我们大巴山最大的水利工程、惠民工程,上头规划都出来了,村上还要搞水上养殖、水上观光、水上人家、水上运输······反正要围绕水库做好文章,大家日子更好过了,安不安逸嘛?

 

  翠:(怀疑的)有你说得那么好才怪。

 

  黑:(若有所思的)我看水库的最大用处是解决了下游几百万人口的饮水问题!

 

  张:(不好意思的)看嘛,还是我们黑哥觉悟高。

 

  翠:(骄傲的)钉子户的觉悟只是这个样样。

 

  张:(不解地)你们开口闭口就说“钉子户”,啥意思哦?

 

  黑:啥意思?有人说把我们定成“钉子户”了!

 

  张:(一惊)耶——黑哥,你听哪个说的我们把你当钉子户哦?

 

  翠:咳——街上王二嫂说的喃!

 

  张:天啊,那是遍街的王二嫂,她的话你们也相信哪?

 

  翠:今天赶场,王二嫂悄悄密密亲口对我说的喃。

 

  黑:(历声的对翠)婆娘家莫多嘴!

 

  翠: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你要敢答应搬起走,我就和你去离婚!

 

  黑:老子偏要搬!你动不动就拿离婚来吓我,我黑狗子硬是孬得莫人要了嗦,我晓得你的眼里只有赔偿款,只有钱····你才是一颗废钉子!

 

  翠:(气愤的)黑狗子,你不是人!开始我说搬,你说等一下,现在我说不搬,你偏要搬,不晓得你到底要咋子?连离婚都把你莫法了·····

 

  张:(急忙的)你、你、你们莫吵了,莫闹了,看嘛,都搬起走了,就剩下你们这一户人,我今天来是看你们搬迁有啥子困难。

 

  黑:(大声的)我没有说过不搬?我也莫得困难!我是想等这张桌子给她修好了我们就搬起走,桌子还没修好,倒听说有人来现场办公?

 

  翠:啊?给我做的?这破桌子·····你、你、啥意思?

 

  黑:(急忙的)破桌子?······张主任,这桌子是我们家留下来的宝贝,当年我祖爷就是在这张桌子上和红军一起喝的庆功酒,我爸爸就是在这张桌子前和老一辈们商量修通了村道路······现在我想让它再发挥新的作用······我做了那么多的桌子就是为修水库的工人吃饭用的,翠花儿饭煮得好,我想她去免费给工人煮饭····

 

  张:(惊喜的)好哇,你这个想法太好了!(不解的)但是···你搬到山上去还是可以做桌子嘛,你咋偏要在这儿做喃?

 

  黑:你们想嘛,修水库要砍好多树,我正好做桌子好用,就不用往山上抬了·····

 

  张:喔,黑哥,原来是这么回事!

 

  黑:(感慨的)现在政策多好哇,不用交税费不说,娃儿读书只交十几块钱,李大婶害大病住院国家还给她报了几万块的药费······

 

  翠:还拿那么多钱给我们修路、修房子····

 

  张:硬是啥子都是在为我们农民着想!

 

  黑:我们都富起来了,日子越来越好,那门不该为社会做点贡献,出点力嘛,每个人都要有良心啦····我一个农民,只有用自己的这点手艺······你看嘛,就差这一条脚脚了,我把它钉好,明天就搬!

 

  张:好!黑哥,太好了!

 

  翠:(理解的感动的)那你往天咋快不跟我说?

 

  黑:我还不是怕这个事做不好,跟你说了,你又到处说,二天人家好说我的风凉话····

 

  翠:(假装的)我没同意哈,这个饭塞就只有你去煮哦,我煮不熟哦。

 

  黑:嘿嘿嘿,这个简单,我最拿手的就是(边说边用向翠花脸上打响指)把生米煮成熟饭了。

 

  张:(看二人,转过身去)咳咳咳,我没听到哈·····

 

  翠:(不好意思的打黑)黑哥,二天莫哄我,有啥子也和我商量一下。

 

  黑:(摸头、不好意思的,仍然假装严肃的)要得,要得,来、来、给我掌好。

 

  (张、翠掌桌子、掌脚脚)

 

  黑:听我口令,(边说边钉)上头掌稳不要偏,下头脚脚要对端,钉子用在建设上,关键的时候往里钻·····

 

  (有四声铁锤砸钉子的声效,最后一锤下去,背景上出现水库、游船等水上新貌的远景,近景是一座有“水上人家”字样的房屋,在希望的田野上“三人造型,幕落)

 

 

主办:巴中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版权所有:巴中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巴中市江北大道档案馆5楼  联系电话:0827-5281707  稿件投递邮箱:495009739@qq.com  蜀ICP备14007415号